首页 > 企媒头条 > 有些事,让我放心不下! —— 记中化局湖北院人力资源部主任潘红保
玩ag输钱|官方

有些事,让我放心不下! —— 记中化局湖北院人力资源部主任潘红保

发布时间:2019-05-16     浏览:7

尽管朝夕相处已产生视觉疲劳,但是,常常笑眼弯弯的彭瑜在说到她的顶头上司潘红保时,又一次哭了。

大大咧咧的她怎么也忘不了去年9月做完脾脏摘除手术、身上插满管子的潘红保——努力抬起沉重的眼皮,手竭力地抬起却落下,指着彭瑜的方向奋力发出声音,却含混不清。彭瑜凑近耳朵仔细听,猛地醒悟,快速说“我知道、我知道,你放心”。她的声音很大,用以掩盖伴着鼻音的沙哑。

20190517111448_440356.jpg

图为病榻上的潘红保 孟 雪 摄

作为中化地质矿山总局湖北地质勘查院人力资源部主任,病榻上的潘红保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工作。2017年11月,湖北院从荆州搬至武汉,加入湖北省机关事业养老保险成为当务之急。从人生地不熟到即将办理完成,潘红保倾注了太多心血。就差这最后一“哆嗦”,他,却病倒了。

生命与工作孰重孰轻?

2018年9月的一天清晨,各种材料像平常一样堆放在办公桌的左边,触手可及。同部门的彭瑜与盛薇奇怪,平时早到很久的潘主任竟破天荒地迟到了?

院党委书记、副院长尚成志推门而入,问两个小丫头,“你们主任病了,做脾脏摘除,你们知道吗?”这时,她们才意识到,平时的玩笑话酸涩得令人心痛。她们曾嬉笑着问潘红保,到武汉工作生活是不是太好了呀,肚子跟吹气球似的,那么大!原来,不是变好了,而是他病了。

6月就被告知要立即住院手术,潘红保却一拖再拖,“社会保险和养老保险是涉及每一名职工切身利益的大事,仅拿退休人员待遇这一项来比较,武汉要远高于荆州,等这事完结了再做。”

9月,武汉协和医院肝胆脾科主任胡青钢给潘红保下了最后通牒,“脾脏远远大于正常值,血小板几乎为零,白细胞非常低,你还要不要命?”当下安排其手术。

术前才被告知的湖北院院长方邵平虽对潘红保“一拖再拖”的做法颇有微辞,但却充分理解他的执拗。湖北院参加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面临的实际情况复杂、历史遗留问题多、牵涉人员广,且涉及退休人员切身利益,在一些政策的执行和退休人员的身份界定上,院实际情况与相关政策认识分歧较大,院里曾多次与湖北省人社厅“老人审核专班”、湖北省委编办、湖北省人社厅“中人审核专班”沟通协调,使全院的养老保险工作稳步推进。“初到武汉,我们连各厅办的门都不知道往哪儿开,但是大家没有气馁,迎难而上。”方邵平说。

“我好了,真的好了!”

参保工作一线,虽不见硝烟炮火,却丝毫不输战场,方方面面的压力暗藏。

不能让职工吃亏,不能让人家骂咱办事不力,一定要抓紧啊。平时慢条斯理的潘红保有些着急。当同宿舍的吴罡打开门的刹那竟有些恍惚,本应半年以后再与大家见面的“老潘”,怎么仅仅休息了20天就回来了?

微哈着腰,走路慢得像在与蜗牛赛跑,平时20分钟的路程,“老潘”走了一个多小时。稍有大动作,就“嘶”地一声抽气,又赶紧咽下。相处多年,吴罡在埋怨他“工作要做,身体不要搞垮”的同时,默默地买了一辆二手电动车,当起了“专职司机”。

“在一起工作久了,一看就知道他很疼,声音虚弱,脸上的浮肿还没退去,一种不正常的白。”吴罡是为数不多看过“老潘”腹部伤口的人之一。

熟悉他的人心疼,摸摸他的额头,还在发烧,责怪他的语气不自觉地变得轻柔,红了眼眶。潘红保看不得这些,赶紧说,“我好了,真的好了!”又低头做着手头的工作。

傻人做事有点轴

看着他桌上一沓又一沓的材料,盛薇记忆中的场面与此重叠:2018年盛夏,为了整理离退休人员档案,她与潘主任窝在荆州一间小小的密不透风的库房里。屋外,烈日如火,炉子一样烘烤着大地;屋内,一个笨拙的大头电扇,“哼哼”地吹着闷热的风。

此时,这些档案被妥善地安置在武汉办公楼内。当上级单位抽调档案时,大家才惊诧地发现,送审的档案审核资料竟被潘红保蚂蚁搬家似的用行李箱移了过来。在汉的职工都知道,荆州到武汉,要将火车、地铁、公交车倒个遍,合计起来要4个小时,真不知道“老潘”费了多大的劲。

有些人骂他傻,“公车不用,非要自己搬?”他反倒傻乐起来,“公车就一辆,忙不过来。”

搬到武汉以来,大多是几个同事合租在一起。他们舍弃自己在荆州的温馨小家,在这个陌生的城市组成新的大家庭,相互照顾,亲如一家。潘红保身体慢慢恢复,尝试着下厨、煲汤、煮粥,招呼大家一起吃。

不经意间,潘红保深深地感染了身边人,而与他最亲近的儿子,却觉得离爸爸越来越远。妈妈很忙,爸爸更忙,快中考的孩子被送去住校。午休时,十几张床的宿舍闹翻了天,而晚上却只有他一人,同学们揶揄他是“留守儿童”。一次周末,潘红保接他稍晚些,就看到孩子独自站在路灯下,孤单的身影被拉得好长。

2019年1月22日,春节临近,湖北院职工进入湖北省社保的消息传来,潘红保长舒一口气,“终于可以和家人踏踏实实地过年了。”冬日的阳光隔着玻璃窗温暖洒下,他将头轻轻靠在椅背上,眼睛眯成一条线,笑了。


【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。,建议与投诉请联系:】
更多阅读>>
+ 加载更多新闻